行业资讯 > 详情

《Nature》:中国生物技术产业进入黄金时代

2018.01.19 14:47

《Nature》:中国生物技术产业进入黄金时代

导语

随着BT和IT的融合,以基因科技为代表的新型生物技术获得空前的发展机遇。根据基因慧统计,2017年59家企业融资102亿元,政策开放(参考信息)、金融支持(参考信息)和科研突破(参考信息)齐头并进。1月18日,《Nature》官网刊文《Biotech booms in China》,文章适时地说明了这一点,表明中国生物技术产业经过十年发展积累后,正在进入迅猛发展的历史机遇转折点。编译部分内容如下,欢迎在文末留言参与讨论,精彩留言将有机会上榜每周周报中的“卓越读者留言榜”。

1中国生物技术产业正进入新的发展转折点

今天,来到中国的生物技术专家们表示,我们正处在一个令人激动的发展转折点上,大量的创新正推动着整个行业的蓬勃发展,这其中包含着多个因素:中国的大学制度培养出大批博士以及强有力的基础科研背景,来自私营企业以及公共部门充足的财政支持,全球范围内法规制度的建立与成熟,还有雄心勃勃并充满活力的中外企业家领袖集团。

在这个转折点上,他们发现了中国面临着重大的亟待解决的医疗需求——特别是癌症、神经病学、糖尿病以及人口迅速老龄化。尽管中国是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医药市场,但一些最有效的现代化药物却尚未在中国上市。例如在过去五年间,全球范围内共批准了42种新的癌症药物,而中国的医药市场上只有4种。但是,这种现状即将被改变。近期的监管和政策的变化将加快进口药品进入中国,本土的生物技术公司正在竞相发展国内药品,并希望这些药物是全球性的。正在中国进行药物试验的纽约BeyondSpring制药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黄岚博士说:随着我们看到的生物技术投资热潮,现在已是技术研发和产业发展的绝佳时机。


2. 对科学的渴望正吸引着更多外来人才

GregScott仅到访过上海张江高科技园区两次,便决定在这个药物研发基地开展生命科学咨询业务。他于2007年创立了ChinaBio,并鼓励其他人移居中国。他说:“这是一个伟大的经历,我正在帮助别人计划着自己的事业,而中国也必将成为美国以外头号药物市场的一部分。”

不仅仅是企业家和跨国制药公司的员工,许多学者和科研人员发现,来到中国工作将度过一个不一样的职业生涯。Ray Stevens是一位以研究人体内受体晶体结构而闻名的化学家,这对确定药物靶点非常重要,和许多学者一样,他曾多次访问过中国,但直到2009年,他在苏州发表了一场关于膜蛋白的演讲之后,才决定采取关键性的行动。Stevens说:“这里对我的一个重要吸引力是学生们对科学的热情与兴趣。当我讲完之后,一群学生走上讲台提问。当我走进洗手间,学生们甚至跟着我进来还在不停地提问。他们对科学知识的渴望让我感到惊讶。那一刻我决定在中国度过我的假期。”

2011年,Stevens作为客座教授来到中国。在一年之后,上海科技大学校长江绵恒为Stevens提供了成立自己学院的机会,目前Stevens在上海科技大学开设了iHuman研究所,并成为国家“千人计划”的一员,于2017年获得了“白玉兰奖”(Magnolia Prize),该奖只授予为上海发展作出重大贡献的外国人。Stevens还在上海与合作伙伴共同创办了一家生物技术公司Rui Yi。


江绵恒校长与Stevens教授,图片来自:iHuman官网

3中国正不断加强生物技术产业的支持力度

Stevens教授的故事并不是偶然发生的,过去十年中,中国政府对生物技术的支持力度正不断加强,这提升了中国对科学家与企业家的吸引力。在过去的6年中,200万的归国人员中就大约有25万人在从事生命科学领域的工作。其中包括许多在中国土生土长,并拥有数十年海外工作经验的科学家,当然也不乏像Stevens和Scott这样的非华裔人士来到中国扎根,共同推动着中国乃至全球生物技术的发展和进步。

在中国,真正推动创新的动力仍然来自于政府最高层,生物技术产业得到了政府最新“五年计划”以及决定中国未来五年经济目标的战略蓝图的特别关注。科技部在2017年的《“十三五”生物技术创新专项规划》中提出,到2020年,生物技术产业在GDP中的比重将超过4%,中国将打造10到20个产值过100亿的生物医药专业园区及5到10个产值过100亿的生物制造专业园区,生物技术产业竞争力进一步提高。中国有100多个生命科学园区遍布全国,由地方政府运营,通过减税和补贴来吸引公司入驻。据估计,国家、省、地方政府已投入1000多亿元用于生命科学领域,力争达到五年规划目标。

除了资金的投入外,中国的“千人计划”在招募生命科学人才方面尤为成功。前“千人计划”专家联谊会秘书长,北京方恩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张丹表示,自2008年以来,所有学科一共招募了7000名海归人才。生物技术生命科学委员会是该计划中最大的团体之一,从科研和行业内招募了1400多名公司创始人、首席科学官以及知名学者。张丹表示,海归的高级人才,尤其是通过“千人计划”招募的人才,对生物技术行业产生了巨大的影响。这些人是中国大部分药品审批背后的力量,他们多在同行评议委员会和生命科学学院任职,甚至许多人被任命为医学学院的校长。

自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,中国的生物技术行业融资一直在上升,然而西方这一领域受到了明显冲击。受到生命科学发展前景的鼓舞,投资者正在寻求多样化的投资策略。ChinaBio表示,在2017年6月之前的两年半时间内,中国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基金共筹集了450亿美元生命科学领域的投资,大部分资金用于资助发展迅猛的创新型生物技术。

这其中的资金也在流入生命科学研究的学术领域。北京国家生物科学研究所所长、国内知名医药研发企业BeiGene联合创始人王晓东2003年从美国回国,他说:“国内获得一笔科研经费相对比美国容易,因为资金规模较小。年轻人也可以从中央政府申请到一笔启动资金,这对想做一番事业的年轻人来说是一件好事。”王晓东指出,研究经费通常是用中文申请,海外科学家可能需要依靠翻译。


1

2015年4月    

中国科学家利用CRISPR-Cas9改变了人类胚胎,引发了关于基因编辑的全球性争论。

中国生物技术产业近三年部分事件

5中国生物技术产业潜力巨大


 信达生物制药(苏州)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俞德超博士(Michael Yu)表示,信达生物正在迅速扩张,年增长率超过了20%,对相应人员的需求旺盛。信达生物正在寻找在美国等类似国家工作过的员工,这些国家的药品行业比较成熟,在创新药物研发监管方面有更多经验。俞德超博士表示:“我们团队有10%来自海外,海归对如何开发和管理药物方面有着海外的重要经验,这种经验将变得越来越重要。”2017年7月,中国成为国际人用药品注册技术协调会(ICH)的成员,这表明中国意图以ICH的创始成员国,美国、欧盟和日本为借鉴来塑造自己的监管体系。

信达生物产业化基地,图片来自:信达生物官网

对于很多海归,选择创业公司并不是为了钱,而是在历史转折点肩负着为中国生物技术产业做出重要贡献的责任,海归认为他们可以为中国的生物技术产业做出重要贡献,同时生物技术的创业公司对团队的能力要求也同样会更高。天津生物制药公司CanSinoBIO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宇学峰博士说:“在一个大型公司中,一个人产生的影响和对发生的事情所负的责任是微不足道的,但是在中国,你真的可以为这个行业乃至整个社会做出贡献。”

对于宇学峰而言,决定放弃加拿大多伦多的赛诺菲(Sanofi)的高管职位,成为一名中国企业家似乎存在风险。他说:“我有丰富的经验,而且我认为成功机会非常高。CanSino与中国军方合作开发的埃博拉疫苗获得CFDA批准,这可以作为衡量我们成功的一个标准。”

 

从在一家公司里任职到直接做自己公司的老板有着巨大的飞跃,但是在他迈出这一步之前,宇先生已经对中国疫苗市场非常熟悉了,并且做了很多准备。他表示,“我想回到中国,生产出能为国民健康服务的产品,现在感觉是时候了。”




  • 行业资讯
  • 公司动态
加载更多